那种信托更安全还有信托返点

摘要:那种信托更安全还有信托返点

       买什么样的信托更安全还有信托返点,对这个问题,见仁见智。投资者无论有什么不同,对产品“安全性”的追求是一致的。年化10%和年化7%的信托产品投资者,肯定都希望自己的信托产品能够平安到期,正常兑付。违约风险集中爆发的2018年刚刚过去,市场信心脆弱的当下,这一点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       判断一款信托产品风险程度需要多方面的考量。但是,“高风险信托”和“低风险信托”仍然存在一定的共性。如果我们换个思路,总结这些共性,就能够帮投资者快速过滤掉一些明显的高风险项目,在低风险项目中筛选信托,踩雷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减少。为此,我们总结信托资产配置经验:“三买三不买”,可以作为筛选“低风险信托”的第一道工序。
本文仅讨论信托公司主动管理的集合资金信托项目。

         三不买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1、远高于平均收益的信托,且无有效信得过的风控措施。

       有经验的投资者会感觉到,信托项目的收益率是随行就市,浮动空间是比较大的。2012年左右的信托项目收益率过10%不是新鲜事;但到了2016年,高于7.8%的项目就可以称为“高收益信托”;2018年起,9%以上的信托又变得常见起来。高风险项目的特点之一是融资方资金紧张,需要花比较“贵”的价格从市场上借到钱。反过来说,同一时间内市场上最高收益、最高返点的项目,对应的一般都是最缺钱的融资主体。我们常说,债权投资切记要“嫌贫爱富”,毕竟越缺钱的人还不上钱的可能性越大,银行总是爱“锦上添花”而不会“雪中送炭”,就是这个道理。
       因此,要排除高风险信托,第一点就是把高于目前平均收益的【双高】项目排除出去。本金安全了,收益才能“落袋为安”。不过现实中由于双高项目往往相对利润空间较大,往往受销售机构热捧,投资者要注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2、网红区域融资信托
      所谓“网红区域”,指的是信托市场上融资的“老熟脸”。以政信项目为例,2016~2017年,哪个区域发的项目最多?贵州。2018年以来,政信项目(包括信托、资管、私募基金),哪里违约最多?仍然是贵州。
      在2018年贵州区县违约总结一文中,选信托网做了相关总结。由于信托项目多为两年期,随着越来越多的项目进入兑付期,贵州的独山、毕节、三都、黔东南州等前两年大规模、多渠道、高密度融资的区域回款压力会越来越大。
      针对企业的项目也是一样,之前违约的中城建、东方金珏、阳光保险等,无一不是通过多家信托资管公司发行了多个项目,同一时间大量融资,资金到期时兑付压力集中,如果恰好遇上宏观经济环境脆弱(银行收贷、股价暴跌)等,违约风险就会骤然升高。
      因此,投资者在挑选项目时,如果发现该交易对手同时通过多渠道大规模融资,明显超过其盈利能力和再融资能力时,就要高度警惕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3、融资方有“黑历史”项目

     一,过往有过历史融资项目违约,且尚未完全解决的
     二,市场最近有该融资方违约消息传出
     三,融资方管理企业(子公司、母公司等)违约历史未解决
   信托项目大多属于债权融资,还款来源通常为【融资方经营收入】及【再融资收入】。对企业而言,一旦出现了违约信息,可能迅速面临着各大金融渠道收紧贷款,运行中项目提前结束,企业的“再融资能力”就会大打折扣。即使企业自身经营活动正常,失去再融资能力后,融资项目风险就会陡然升高。
   因此,如果碰到融资方历史、近期有严重未解决违约项目,或者关联公司有巨额债务违约,一定要高度重视。当然个人投资者在过程中还是会遇到问题:例如目前的信托市场平均收益多少算“过高”?哪些区域/企业属于“网红区”?某融资方违约媒体报道模糊,到底解没解决?这时就要借助专业理财经理的力量

应该说来,避开这三个因素之后,剩下的信托产品安全性就已经比较高了,毕竟目前信托市场整体不良率仍然比较低。但是,有没有哪些特征,可以迅速识别出更优质的信托产品呢?我们认为,不妨优先考虑具有以下几个特征的信托:
           1,底层资产优质、交易结构清晰的信托

  信托风险,大部分是底层资产的风险。不同类型、不同结构的信托往往风险点是完全不同的。
如投资政信信托,如果是典型的政府100%控股、或国资委100%控股城投平台流动性贷款项目,最终还款来源就是政府的资金安排。那么这类信托对应的“底层资产”实际上就是当地政府收入及政府信誉。政府收入从哪里来?就需要分析当地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财政收入结构:人口基数大、财政自给率高、企业税收高、核心区域的政府自然要优于主要靠【转移支付】、财政补贴等方式获得税收的政府。
如果是企业融资信托、地产信托,对风险的判断逻辑也就完全不同,但大体上,更优质的底层资产对应更低的风险。

   项目交易结构也往往影响了对底层资产的判断。如果是简单的债权项目,例如向融资方提供信托贷款,由担保方提供担保,外加实物抵押;那么如项目到期后,融资方出现资金紧张无法还款,信托公司既可以和融资方协商还款,也可以通过处理抵押物、向担保方要求履约等方式维护投资者权益。
交易结构越复杂,不可控的因素就越多,所以交易结构应简单明了为好。

         2,交易对手为头部企业的信托

    所谓“头部企业”,指的是在所处行业排名前列的企业,例如地产行业前50强;或者百强县前50强等。
选择头部企业有几个逻辑:
    1,头部企业一般现金流都更为健康,通俗说就是更有钱。我们经常讲,债权项目要“嫌贫爱富”,越不差钱的企业,借给他钱越放心,因为他有钱,所以能及时还款;万一临时还不上,也大概率总能比更差的企业借到更多的钱,再融资能力更有保障。

     2,头部企业往往管理都更为完善,财务、税收方面面临的监管更严格,对投资者来说,判断头部企业的财务状况资料往往更真实、充分,毕竟财务造假的成本更高,社会监督成本也高。行业老大有了风吹草动,媒体立马报道;但是如果是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企业出了问题,传播的效率就大大降低了。
     3,每个行业都有行业周期,如果头部企业都活不下去了,那些小企业盈利往往更艰难。万科高喊“活下去”时,可能无数小地产商已经卷铺盖跑路了。从政府、金融机构介入救助的角度来讲,头部企业社会影响更大,最近热议的“纾困资金”,站在政府的角度考虑,当然要优先分配到更利于社会稳定、经济发展的企业手中。资源有限时,“抓大放小”可能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。
当然,头部企业往往也存在债务率过高、管理体制僵化、历史包袱大等问题,需要结合具体项目具体分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3,经济繁华程度较高区域的信托

     打破刚兑之后,信托项目出了问题,比起信托公司内部消化,选择市场化处理是越来越普遍的路径。
但是,市场化处理也需要有市场化的环境支持。例如普通的工商贷款项目出了问题,信托公司首先可以向融资方发起诉讼,通过冻结账户等措施强制要求还款;其次可以通过律师途径,对抵押物、应收账款等标的折价拍卖,回笼部分资金;最后可以向担保方申请担保履约。这里面少不了同当地政府部门、公检法体系、接盘公司打交道;同样的流程,内陆不发达地区比市场化较高的一线城市或江浙沪地区,所花费的时间、成本都要高数倍不止。如果采用媒介监督的手段,当地媒体配合度也往往不同。这一点相信平时跟政府打过交道的都深有体会。
     另一个原因,是市场化程度较高地区的资源往往价值更高、更保值、流动性更好。这一点在政信、房产项目中体现的更明显,例如同为土地抵押的风控,贵州一块估值3亿的土地,和江浙一块估值3亿的土地,两年后假如到期不能还款,哪一块更容易找到买主?上海、北京的纯住宅抵押项目受热捧,而弱二三线城市的住宅抵押往往不能算作有效风控,原因就是市场对二者价值的预期完全不同。

集合信托高返点 相关阅读:
信托返点系列:
       买信托返点的整套流程
       信托返点的产品列表
       选择信托产品要注意那些方面
三方销售来源:      信托为什么会在三方代销市场上销售
信托购买方式区别:信托直销与代销的区别

托安全系列:
       哪种政信信托更安全
       买信托产品要注意那些雷区,哪种类型信托风险大

       信托投资失败可能本金打水漂么